Beijing:
India:
分享:

新闻中心

News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印度观察

白广灿|农业法改革失败,莫迪到底输在了哪里?

2021-11-24 14:05:49    作者:白广灿    中印大同网

2020年9月,莫迪政府以推动放松农产品市场监管、促进农业领域改革、增加农民收入为目标,力推三大农业法改革。不过,印度农民群体并不买账。2020年11月25号以来,印度旁遮普邦、哈里亚纳邦、北方邦西部的农民在首都德里周边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抗议活动,至今已持续一年时间。

 

11月19号,印度总理莫迪宣布废除三项农业法案

 

11月19号,印度总理莫迪突然对外宣布,将废除三项农业法,并向农民表达歉意。是什么原因导致以强硬著称的莫迪总理放弃三项农业法的呢?

 

 

动机:印人党为何要推动农业法改革?

 

首先,印人党在宏观上主要以市场化改革作为解决国内问题的手段。原因有三:


一是当前体制下的印度政府行政能力较低,不足以推动较大、较有效的社会改革,很多原本有效的改革也往往因为政治利益交换导致效率下降。

 

二是印人党的集权行为引来反对党和地方势力的强烈反对,收效并没有预期那么高。

 

三是印人党和国内财阀关系密切,推动市场化改革容易满足财阀需求,进一步增强财阀对印人党在各方面的支持。这些都促使印人党越来越倾向于利用市场手段解决国内问题。

 

莫迪

 

其次,在2009年印人党大选失败后,谋求底层民众支持成了其重要政治议程。而在2014-2019年间,印人党确实通过拉拢底层民众,获取了巨大的政治收益。

 

印度国内长期面临严重的农业问题,如,包括农业人口众多、收入下降、债务攀升、农民自杀率高、农业污染、地下水枯竭等。在这种情况下,在2018年11月前后,印度马邦、中央邦、北方邦等地区相继爆发了大规模的农民抗议活动,提出了政府保障农产品价格,提供低息贷款,减免农民债务等诸多要求。莫迪政府看准了农民在这方面的需求,为了在2019年谋求连任,承诺大力改善印度农业、农村、农民问题。

 

印度农民在田间收割农作物

 

最后,莫迪政府意图利用疫情造成的危局,积极作为,化危为机,推动国内改革,巩固政治基础。2020年爆发的新冠疫情以及随之而来的全国封锁,使印度国内经济遭遇了巨大打击。行业萧条,百废待兴,失业率和通货膨胀率居高不下,让印度民众生活异常艰难。莫迪政府试图通过包括农业领域在内的改革,振兴国内经济,化危为机,赢得印度选民们的心。

 

 

改革失败:莫迪政府输在哪里?

 

2020年5月,莫迪政府就放出农业法改革的风声以试探国内反应,但是由于种种原因没有及时察觉到民众的反对声,便开始大胆放手农业法改革。

 

 

印人党政府在推进农业法改革时表现出一种严重的自负心态,在未经审慎评估的情况下着急上马,可以算是改革失败的起点。

 

一方面,印人党明显低估了过于倾向市场化改革的农业法案会对以旁邦为代表农民造成的负面影响。这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一是新的农业法改革主张将交易渠道公开化、市场化,打破MSP制度对交易渠道的垄断,最终架空以MSP制度为核心的粮食价格保障制度。然而在印度农业生产过剩,农产品价格持续走低的趋势下,这种市场化的改革无疑严重削弱农民的议价能力。

 

一位旁遮普邦农民

 

二是市场化的土地租赁改革会剥夺农民的土地。旁遮普邦的土地租赁市场活跃,但租赁者主要是小农、半中农、中农。新的农业法极力推动大资本下乡,最后会排挤掉他们,使得他们的生活会从一个相对富裕的程度跌入到贫穷的深渊。

 

三是国家将减少对食品价格的管制,削弱了底层民众的生活保障。新的农业法将原有民众日常所需的主要食品从价格保障中剔除,使得很多食品价格面临过山车一般的波动,将进一步破坏民众的稳定生活。

 

因此,这种只为改善部门效率,却不顾及农民死活,或让人感觉不顾农民死活的农业法一经通过,就遭到了以旁遮普邦为主的农民群体的极力反对。

 

印度农民极力抗议三项农业法案

 

另一方面,印人党政府明显低估了旁遮普锡克群体的反抗意志和动员能力。

 

锡克群体的顽强与其历史形成有关。一方面,锡克群体的基本意识形态是锡克教,他的形成与印穆宗教文化的融合有关。另一方面,旁遮普地处印穆结合处和游牧农耕结合处,历史上的外部压力促使其形成了很强的组织动员能力。

 

在此次农民抗议期间,锡克群体传统的社会文化再次发挥了重大作用。此次抗议的领导团体并非地方政党,而是以旁遮普农民协会(BKU)为主的农民协会。这些农民协会乡土气息极重,领导的担任和交往的原则都是传统的社会公德良俗,农会把他们组织起来时容易成为一个利益共同体,表现出极强的韧性和持久性。

 

旁遮普邦农民为抗议同胞制作食物

 

例如,在旁遮普农民前往德里抗议路过哈里亚纳邦时,路边的农民给予免费修车、免费食物、免费医疗等诸多无私的支持。而当前线的农民需要资金维持抗议时,便委派各村长老在村里收取捐赠。当农民在抗议期间受伤、逝世时,农会会按照标准发放抚恤金。当农会领导人与政府谈判需要声援时,一夜之间,2/3的旁邦农村都进行了在当地举行的抗议活动。

 

 

抗议成功:印度农民赢在何处?

 

而旁邦农民也采取了正确的政治战略,使得抗议成为印人党持续流血的伤口。

 

旁遮普邦农民

 

在试探出农民群体可能的反应后,莫迪政府加速了相关改革法案的通过。一方面,在9月份的季风会议期间,不经议会辩论,以一种突然袭击的方式通过该法案。此做法被社会各阶层批评为不民主。另一方面,10~11月份是印度主要农业区的农忙时节,印人党政府选择在9月底通过该法案,无非是让农民无暇抗议,等到农忙结束时,农民的愤怒自然会被时间稀释。

 

不过,旁遮普农民并没有像印人党想的那样最终放弃抵抗,而是在三个维度上做出强力反击。

 

第一是施行针尖对麦芒式的政治反击,明确表示不妥协。除了在11月25日发起声势浩大、带有更明显政治图腾的拖拉机车队抗议游行之外,旁邦农民还在旁邦内部组织其他抗议活动,如焚烧安巴尼家族的电信基站,阻塞铁道公路交通,阻止粮食外运,打击印人党在旁邦的竞选活动等。

 

而且在与政府谈判期间,印度农民不仅在核心问题上不退步,反而提出更多印人党无法接受的条件,让印人党主动退出和谈。在双方举行了近十次的会谈后,印人党不再对谈判有任何期望。

 

二是在时间上大做文章,通过持久战对抗速战速决。从9月24号印度总统科文德批准两项农业法案开始,BKU的秘书长就表示,届时会有10~15万名旁邦农民前往德里抗议。而在10月份旁邦各个农民组织与会时,就已决定前往新德里抗议。当抗议开始后,大部分前往德里抗议的人都是带着衣物、棉被、食物等,显然是有备而来。不少人还在德里的大街上建设帐篷、板房,甚至盖起来砖房,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而参与抗议的农会领导人和农民都表示,果不取消农业法改革,将把抗议持续到2024年大选。

 

印度农民自带食物前去抗议

 

三是明确斗争目标,有效使用斗争手段。旁邦锡克人的独立斗争史由来已久,此次抗议让不少人都担心,可能会引发新一轮的旁邦独立运动。在抗议运动爆发后,印人党不断以旁遮普叛乱、卡里斯坦恐怖分子等污蔑抗议运动,甚至动员一些地痞流氓主动挑起事端。

 

不过,农会领导人显然对此早有准备,一方面强调锡克人对印度独立的重大意义,换取政治理解和同情,一方面主动与卡里斯坦、游行激进分子等做政治切割,强调此次抗议的目的是要废除农业法,防止政治目标分散。

 

当前印人党政府之所以能够强势推行农业法,是因为印人党在印度国内的政治势头依旧强劲。其不仅在人民院中占据绝对优势,而且在地方选举中占相对优势地位。但这种‘优势在我’的局面亦使莫迪政府出现某种形式的误判,进而推动一些更激进、更具争议性的改革。

 

而在推行这种争议性改革时,印人党尤为偏好使用一种策略——在确定具体的政治目标后,采用速战速决的方式取得战术胜利,然后挟胜利之威,逼迫政治对手让步,在收获完政治上的战略收益后,造成更大政治态势,最后成功转入到下一个政治进程当中。

 

抗议农民运用自身的实力、意志和智慧,成功顶住了印人党的政治进攻。本应该速决速胜的农业法改革,反而成为印人党不断流血的伤口。

 

卧轨抗议

 

不得不说,这种策略非常有效。11月26日,抗议农民浩浩荡荡到达德里的辛胡等地区后,莫迪政府迅速派沙阿等人寻求政治和解。不过,面对坚决的抗议农民,莫迪政府只能不断的做出政治让步。

 

到今年1月12号时,印度最高法宣布暂缓农业法实施,堪称取得阶段性胜利。1月26日,抗议农民在印度共和日当天举行拖拉机游行示威,整个抗议活动达到最高潮,之后的政治较量进入更长时间的持久战阶段。

 

印人党本可以在这个时候寻求政治和解,不过由于担心自身政治声望受到折损,使得农业法改革法案成为“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政治鸡肋。比如,只要有人抗议改革法案,印人党就退缩,那就会打击印人党强力改革者的政治形象,未来会有更多、更激烈的抗议活动。再比如,印人党政府要把自己打造成各阶层利益的代言人,废除农业法会让更多的民众觉得这是个道德错误。

 

 

外部因素:农业法改革不得天时地利

 

时间进入2021年后,农民抗议对印人党的负面效果越来越大,不仅打断了印人党的政治势头,还可能会打断接下来的政治进程。2021年上半年,印人党因疫情、邦选举等因素在国内陷入被动局面。

 

莫迪政府镇压抗议农民

 

首先,二次疫情的爆发沉重打击了印人党的政治势头。其次,在今年上半年的邦选举中,印人党并未取得明显的优势。在西孟甚至陷入一种失败的僵局,让莫迪的声望由此受损。最后,主要反对党开始形成反印人党的联盟雏形。在农民抗议活动中,反对党纷纷给印人党扣上冷漠无情、反农民、为政不仁等标签。虽然联盟非常松散,但仍不可小觑。

 

2021年下半年,刚从二次疫情爆发危机中走出来的莫迪政府,又要面临美军撤离阿富汗带来的克区紧张局势,再加上马上面临关键的2022年邦选举,农业法变成事实上的政治负资产。

 

克地局势骤然紧张、旁遮普的重要位置,与即将到来的选举相叠加,使莫迪政府不得不退让。

 

 

印人党马上就面临明年3月份的邦选举。其中,北方邦有2亿多人口,在人民院中有80个席位,占比超过1/7。如果印人党能够赢得明年的北方邦选举,就会拥有一种执政优势,为2024年大选奠定一个好的基础。

 

根据最新的民意调查报告,印人党在北方邦的民意支持率相比2019年下降了15%左右,预计会拿到403个席位中的240席,相比2017年的312席下降不少。而北方邦西部的社会经济形势与旁遮普邦相似,在旁遮普邦农民前往德里抗议时,也有数万北方邦西部的农民前往德里参加抗议,形成东西对进之势。如果印人党政府不妥善处理农民抗议事件,可能会进一步降低北方邦的胜率。

 

总的来说,农业法改革是印人党进一步获取大资本和农民支持的重要政治议程。但由于印人党对局势认识不清,对自身能力估计过高,对农民可能的反应预估不足,使其在一开始就出现重大决策失误。当抗议农民浩浩荡荡地前往德里抗议时,犹而不决,为之后更大的损失埋下伏笔。

 

上半年二次疫情爆发,印人党的政治议程被彻底打乱,下半年美军撤离阿富汗带来的克地局势紧张,使得印人党不得不临时把克区政治进程放到更优先的位置上。这些突发事件又进一步降低了农业法的政治优先级。


当明年的邦选举日趋临近时,最终不得不断臂求生,接受这耻辱性的失败。经此一役,印人党势必心有余悸。在未来一年左右的时间里,甚至在2024年大选之前,莫迪政府都不太可能推动具有比较大争议性的改革,而是选择更为稳妥、争议性较小的改革方案。

 

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东大街紫东楼段35号明宇金融广场1302b号
 
 chindia@chindianet.com
 
 028-61524815
 
扫一扫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