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ijing:
India:
分享:

教育合作

Education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合作 > 留学生活

印度留学生:“阿姨”是我学会的第一个汉语词

2019-12-06 16:03:19       中印大同网
       本文作者阿海(Adhil Hassan)是来自印度喀拉拉邦的一名留学生,现就读于中国的一所医学院校。本文为中印大同网“我眼中的中国”主题征文活动优秀稿件之一。

——编者按
 

       2017年10月25日,我和我的留学顾问从科钦国际机场飞往马来西亚,然后转机到中国的成都国际机场。在旅途中,我遇到了一个已经在中国学习了几年MBBS的印度学生,我们谈了很多关于中国的生活和学习的话题。从他那里,我第一次听说了微信这个通讯软件,他告诉我,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用微信。所以,在马来西亚的时候,我就在朋友的帮助下安装了微信,并注册了帐户。

 


和朋友一起品尝中国美食

 

       当我到达成都机场时,我发现了一个我即将面临的最大问题——语言!即使在国际机场,人们都不能讲流利的英语,我在一名翻译的帮助下完成了通关手续。但是后来,我逐渐意识到,中国人对语言的规范化使用有助于他们提高国家的GDP水平。从南到北,从东到西,中国各地的人都使用同一种语言,这有助于不同省市之间的人加强商业联系。同时,人们可以去其他省份创业,这对国家的经济发展有很积极的影响。

 

春节期间的南充夜景
 

       我们到达成都时已是深夜,所以我们打车去了川北医学院。那时我们已经在旅途中折腾了两天半,非常疲惫,所以在车上打了个盹。当我们醒来时,车子已到达南充,那时正是清晨6点,寒风刺骨。半个小时后,我们到了宿舍。一个会讲英语的女士接待了我们,她自我介绍说姓王,负责管理留学生住宿。她让我们叫她“AAYYE”,也就是“阿姨”。于是,“阿姨”就成为了我最早学会的一个汉语词。她随后把我的名字登记在宿舍登记簿上,把我分配到了530房间。她带我到宿舍,给我介绍了房间里的各种设施,然后便离开了。两天的旅途已让我筋疲力竭,一进房间,我就倒头呼呼大睡。
 


和朋友周末外出

 

       一觉睡醒,已是下午时分。在几位来自同乡的学长帮助下,我购置了各种生活必需品,然后开启了在中国新的生活。当晚,学长们给我们大一新生组织了一个会议,让新生和学长之间以及新生之间彼此熟悉。在那里我遇到了一些来自我邦的同学。有一个会说同一种语言的朋友是一种莫大的安慰。随着新同学的加入,我也认识了越来越多的朋友,现在我们14个人已经成为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会议结束后,我回到自己的房间,晚上独自一人坐在房间里,我非常想念我远方的家和家人。接下来的几个星期里,我努力调整自己的状态以适应这里的生活。对我来说,朋友们是唯一的欣慰。
 

与朋友一起游玩
 

       接下来的几天,我都在学习适应中国的生活。我对中文一窍不通,连怎么买东西都不会,幸好我学会了用支付宝和微信付钱。学长们给我讲了在中国和在学校须注意的一些规则和条例,告诉我哪辆公交车可以把我们载到市中心再载回来。对我们这些初到陌生国家,不认识汉字的人来说,公共交通的编号系统太有用了,它能帮我们在陌生的城市找到要坐的公交车和火车。我意识到,中国的科技正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在线支付的方式非常便捷,无论走到哪,都不用带现金,尤其是对我们这些不熟悉人民币面值的人来说帮助很大。通过便捷的方式,我逐渐适应了中国生活的方方面面,这种感觉太棒了。
 

新年表演
 

       到中国后,我们这些留学生与中国学生共同庆祝的第一个节日就是新年。我们在几周前就开始排练节目,为新年表演做准备。排练的过程很开心,因为认识了很多中国学生,我们彼此的关系也更近了。我们在一起谈论了很多话题,我们的饮食习惯、生活方式、校园生活、我们的宿舍等等。
 

我和朋友们


       我发现,我们与中国学生的作息时间有很大不同。中国学生通常会遵循固定的时间表,下午6点吃晚饭,晚上11点就寝。而我们习惯晚上9点吃饭,12点以后才睡觉。因为我们6点下课后还要自己做饭,所以吃饭时间就晚了,饭后还要复习当天的课程,所以我们通常很晚才睡。而且我觉得一天睡6个小时就足够了。
 

文化体验活动
 

       时光荏苒,不知不觉,我来中国已经两年了。在这段时间里,我完成了四个学期的课程,回了印度两次。在这期间,我还和朋友一起去了学校周边的城市旅游,我渐渐适应并开始喜欢中国的生活。

 

 

关键词: 印度留学生在中国
东大街紫东楼段35号明宇金融广场1302b号
 
 chindia@chindianet.com
 
 028-61524815
 
扫一扫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