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ijing:
India:
分享:

新闻中心

News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社会万千

为生儿子,50年来近4600万印度女婴被无情“谋杀”!

2022-01-10 11:53:39    作者:Scarlett    中印大同网

当拉里一个人在家里里醒来时,发现自己的双腿沾满了鲜血。她已经流了8个小时的血了。在她昏迷前的那一刻,她以为自己会和失去的胎儿一起死去。

 

在做胎儿性别鉴定时,她已经怀孕三个月。“当我得知这是一个女孩时,我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拉里说。随后,在没有医生监督的情况下,她被强行喂了一颗堕胎药。随之而来的并发症导致她不得不住院。

 

拉里未出生的女儿是印度50年间4600万名“消失的女性”中的一员,这个数字是伦敦女性人口数量的十倍。根深蒂固的性别偏见,滋生了猖獗的选择性堕胎和杀害女婴的现象,使印度占全球“消失的女婴”的一半。

 

印度街头“拯救女婴”的公益海报

 

“我的家人们不惜一切代价想要一个儿子,不惜一切代价!”拉里崩溃地说,“如果我(因堕胎)死了,明天早上我的丈夫就会再婚,并让新妻子为他生一个儿子。”

 

2009年,19岁的拉里与一位农民结了婚。在婚后的三年里,拉里生了两个女儿。在第二次怀孕期间,为了能生个男孩儿,她被要求服用了各种偏方,结果当然无济于事。

 

第二个女儿出生时,她的家人甚至没来医院看望她和孩子。出院回家后,她和女儿更是被冷眼相待。“我婆婆从未正眼看过我女儿,”拉里说,“她还拒绝照顾我,她说‘你生了一个又一个女儿,还指望我能照顾你?’”

 

 

“生不出男孩”的拉里不仅受到了家人的羞辱,就连同村的人也对她冷嘲热讽。每天晚上,当她结束一天的农作坐在田边吃饭时,总会有村民来嘲笑她。

 

“每当村里有人生了儿子,我的噩梦就会重现......我的家人还会在我女儿面前羞辱我虐待我。”

 

拉里生活的村庄离德里40英里,在这里,社会健康活动家们经营着一个妇女援助组织。他们估计“村里每三户人家”就有一个胎儿因为性别而流产。

 

怀孕的母亲抱着年幼的女儿

 

“传统的婚姻模式和习俗决定了印度社会中女性的劣势地位,”普雷姆·乔杜里(Prem Chowdhry)说道,她是德里大学的退休教授,同时还是一位性别活动家。

 

在印度婚姻习俗中,女方需要准备嫁妆,但男方却不需要准备聘礼。嫁妆越昂贵,女子越容易出嫁,也更受男方家庭待见;嫁妆越少,就越容易受到男方家庭的嫌弃。因此对于一些观念腐朽的家庭而言,生养一个女孩的费用以及未来所要准备的嫁妆被视为一种令人厌恶和想要逃避的负担,性别选择性堕胎也因此变得越来越常见。

 

甚至,“祝你生个女儿”也成为了印度最常见的骂人方式之一。

 

尽管胎儿性别鉴定在1994年就被印度定为刑事犯罪,但在民间这条法律已被广泛藐视。随着医学的进步,胎儿性别鉴定产业蓬勃发展,并传播到更多的地区,许多私营诊所都提供这种服务。

 

正在做产检的印度妇女们

 

对于本国妇女的遭遇,印度政府似乎不愿采取行动,还甚至有粉饰太平的嫌疑。

 

最新一次由政府领导的印度全国家庭健康调查首次出现了“女性多于男性”这一结果。然而,当地的活动人士和专家对这些数据表示怀疑。

 

“这次调查的主要目的是获得有关生殖健康和家庭福利指标的数据,而不是人口性别比,”德里的研究人员兼活动家萨布·乔治(Sabu George)说,“各邦的趋势都显示出了不同的情况,”政府又如何得出“女性多于男性”这一结论?

 

领导印度百万死亡研究的多伦多大学Prabhat Jha博士也对乔治的怀疑表示支持:“根据全球最权威的人口统计机构——联合国人口司的估计,印度的‘过剩男性人口’数量正在增长。”

 

 

Prabhat Jha博士和同事在柳叶刀上发表的论文显示,1987—96年印度“消失的女婴”达350万,而2007—16年,则增加至550万。

 

在印度,这种“重男轻女”的观念并不局限于农村或穷人。对男童的偏爱已经突破阶级和地域的限制。

 

8月,生活在孟买一个富裕的上流社会家庭中的一名40岁妇女说,为了满足家庭生儿子的愿望,她被迫堕胎了8次。在她向警方求助之前,她已被迫接受了1500多次激素和类固醇注射。2020年,在印度南部的卡纳塔克邦,一名28岁的妇女在第三次强制堕胎中死于并发症。

 

“微笑着”抱着孩子的印度妇女

 

39岁的Bhavna Joshi来自拉贾斯坦邦的奇陶尔加尔,在她11年的婚姻生活中,Joshi一共怀孕了8次。她的遭遇非常痛苦:她被带到了“不计其数”的黑诊所那里,堕了三次胎,并在哺乳期失去了两个婴儿。直到她终于生了一个儿子,这一切折磨才得以停止。

 

36岁的Meenakshi在生下两个女儿后,在第三次怀孕时被公婆带去做胎儿性别鉴定。“那个地方荒无人烟,”Meenakshi说,“我很害怕,那不是一个正规的诊所。”

 

如今,Meenakshi已经怀孕7个月,没有人告诉她胎儿性别鉴定的结果。她说:“我的丈夫和婆婆看起来很高兴,所以我知道这是一个男孩。否则,他们肯定会要求我马上去堕胎。”

 
关键词:
东大街紫东楼段35号明宇金融广场1302b号
 
 chindia@chindianet.com
 
 028-61524815
 
扫一扫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