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印度吃路边摊,晚上独自在街头乱逛
2019-01-08 15:38:00 作者: 浏览:668

 

护照上好久都没有新增的签证了,生活过成了一缸烟灰,沉默、死寂,还有点呛人。

2017年春节前,老板突然通知2月去印度开会,像一颗小石子投入死灰,心里飞烟四起。整个春节都朦朦胧胧地充满了期待,关于这个神奇国度的传闻太多,朕终于可以去亲眼看看了。

紧锣密鼓地开始准备签证材料,第一次打交道就觉得印度人真坑爹——居然还要提供公司营业执照的翻译件,连页眉页脚的编号盖章也要翻译。我说,那我换旅游签总行吧?代理说,印度人认为没有人有兴趣去印度旅行,所以会对旅游签审得格外严,万一有纰漏被他们抓住,那就拒签啦。我晕。

按照贼不走空的国际惯例,每次海外出差我都会请几天年假,日程结束再留在当地玩玩。这次我原本也打算请上十天半个月,来个深度游,可看了眼地图有点泄气。海德拉巴是一个位置非常尴尬的城市,处于印度中部偏南,跟哪儿都不挨着,想在蚂蜂窝上找个同伴行程都不是很容易,我自己又对独闯 印度不太有信心,于是乎印度深度游变成了海德拉巴惊鸿一瞥。

海德拉巴是印度第六大城 市,也是著名的IT外包胜地。我司的软件园就位于距城区二十多公里的软件园区,其地位嘛就相当于上地之于北京,但不一样的是,“金融街”就在“上地”旁边,这也不难理解,估计软件开发和金融是这里的两大高薪行业。

在海德拉巴,伊斯兰教是除印度教之外第二大教派,有专门的穆斯林居住区,相当于 西安 的“回民街”,大街上也随处可见戴着小白帽子的“回回”和注明了清真字样的饭馆。

麦加清真寺里虔诚祷告的三兄弟

查尔米纳尔塔下的三个玉树临风的回族大哥

还有满街游走的蒙面穆斯林妇女

效率低下的印度人

效率低下是抵达机场后的第一印象。首先,安检关卡非常多,第一次见到刚下飞机就要安检的状况,这就拖延个十几分钟。入关流程跟别的海关无异,就是拿过护照在机器上扫一扫,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每个人都要审个三到五分钟,所以导致半夜一点多海关还排着长长的队。

酒店来接机的是个小伙子,一见面就拖着我的行李大步往前走,我趿拉着拖鞋跟在后面。机场内外站满了无所事事的男人,还有满地嬉耍的孩子,丝毫看不出任何困意。停车场挺远,接受了一路注目礼,我四下看看,确实没什么白人和黄人,连女人都很少,自己在人堆里非常瞩目。

车到酒店门前,门卫拿着一根长棍状的探测器沿着车的底盘围扫一圈,方才放行。到大堂前下车,一个门童来帮我托行李,又带着我人箱分离地安检了一遍。后面的几天,每天跟同事坐大巴回酒店,都会经过同样的安检程序,只不过男人站在门前光明正大地安检,女人被让到屏风后面由一个民族风大妈安检。

说实话,我不太理解这种对游客草木皆兵的警惕,害怕的明明是我们,犯罪分子都是本地人啊。

不只是海关,各种服务业都在挑战你的耐心。在喜来登吃一餐晚饭,价格不便宜,一份炒菜都是五六十,可是要一个佐餐辣酱要说两次,要一根牙签要问三遍,上三杯鸡尾酒每个人喝的都不是自己点的。可那个餐厅总共也只有五六桌人在就餐啊。

喜来登的菜单很有喜感,让我忍不住去拼每一道菜的菜名。

我观察了他们好久,最后也没分清慢的到底是CPU还是终端硬件。

但他们的等级感是真的很明显,不管是在餐厅、酒店还是公司,服务岗的人对我们都是毕恭毕敬,那种敬畏感远远超出服务员对客人应有的分寸,让我总想说一句平身。

等级分明和效率低下如果再加上早有耳闻的摇头yes大法,那可真是叫人吃不消。“这个菜还有没有?”一边“Yes, yes”一边摇头晃脑,手里磨磨唧唧就是不动弹,真恨不得把他们像长在弹簧上的脑袋给拧下来。叫你再给我晃!

出乎意料的bnb

酒也是全球通用的语言

离开北京前,就有同事提醒我一定要喝瓶装水,连刷牙也是一样,淋浴的时候千万别张着嘴唱歌等等,讲得神乎其神,好像喝一口下一秒就会死一样。

在海德拉巴总共待了七天,前五天都一直被圈在酒店和公司的两点一线之间,距离市中心30多公里,基本上没看过城市的真容。因为跟一群老外一起出差,所以饮食方面被伺候得格外小心。

每一天都在且只在酒店吃,连茶歇和中午的工作餐也要Hyatt去公司里提供自助餐服务,吃食维持国际五星水准,实在无趣。

从酒店退房之后,我的旅行才算正式开始。海德拉巴的住宿很便宜, airbnb 上一个三间卧室的house也不过500多块一晚,我在几栋房子之间犹豫不决,直到看到一个装饰颇具异域风情的两居室,房东自我介绍是独居的单身女子,设计师,每个月都去旅行,超过两周没有出游计划就会觉得脚痒。

看到这里,我毫不犹豫地立刻联系她,付了全款(奇怪,这四个字说出来好过瘾)。想想看,总共只有两天的时间,晚上又不敢出门只能一个人在大house里待着,想着就很无聊。倒不如跟当地的单身女子合住,聊聊小天,喝喝小酒,so happy。

事实证明,我的选择是极其正确的。Ambica是个39岁的离异独居女子,为了减轻房租压力于是把两居室中的一间长期挂在airbnb上,我已经是她接待的差不多第50个客人了,她也因为住客的评价极佳而被评为明星房东,还被airbnb邀请飞去新德里参加印度房东大爬梯。

我入住的当天晚上,到Ambica家已经快十点了。她一边揉着惺忪的睡眼,一边帮我做接下来两天的行程安排。她周末时常去几个著名景点做导游,所以毫不费力就帮我安排了每天的路线和推荐餐厅。

我请她帮忙联系一个租车公司,她说,你有两个选择,一呢,我帮你约一个司机,包车一天下来大约是1300卢比(人民币130左右),要么呢你也可以用我的车,我帮你叫我常用的代驾司机,四小时350卢比,四小时之后每小时100卢比。你不用付租车费,只用晚上帮我加满汽油就行啦。

What?! 这服务也太周到了吧!

约好了第二天要带我去酒吧浪,晚上下班回到家Ambica沮丧地说,我忘了今天是湿婆节(shivaratri),全城禁酒,酒吧不开门,酒铺不营业。于是我们只能把她家的存货都翻出来,没想到,我真的跟刚认识24小时的Ambica喝着小酒吹着小风聊起了小情事。

我冒天下之大不韪

吃了路边摊

第二天早上10点,司机准时载着我出发了。这个穆斯林司机四十岁出头,英文词汇量有限,但神奇地把沿途的景点介绍得一清二楚。他看我带着微单,就在路过每一个他认为值得拍照的建筑甚至广告牌前减速,还反复确认我确实有拍到。

一开始我都很听劝地一一按快门,后来路过的地方实在太多,我就试图敷衍他,说拍了拍了。他很认真地说:我怎么没听到咔嚓声呢?我…… 最后,他问我,Am I the best photo guide? 我忍住笑使劲点头说yes yes.

第一站Golconda Fort戈尔康达古城堡。开到靠近古堡的路边,司机问我你渴不渴,还不等我回答,就停下车在一个垃圾堆旁的小摊上买了两碗水果。摊主抽出浸在小水桶里的水果刀,在案板上切了十几块西瓜,连同七八颗葡萄盛到一个塑料小碗里、末了还用他粗糙的脏手抓了一撮盐洒在上面。司机热情地端过来:吃吧!

戈尔康达古堡

看我的表情,好像吃得还挺开心。在这里,我花了100卢比,给我和司机各买了一碗水果,被摊主的三个小孩各兜售了一袋粉红色的棉花糖,还给他们三人分别拍了一组照片。

男孩们很害羞,但看我买了棉花糖,就努力地冲着镜头展现笑颜。

在第二个景点Qutb Shahi Tombs七个陵墓,潦草地逛完出来已经是下午2点了,司机又问我饿不饿,我说有一点,那我们先垫吧点儿吧。撒了盐的西瓜都吃了,还有什么可怕的。走着~

20卢比一根烤玉米,给我和司机各买了一根。嗯,看起来高温可以杀菌。可是,最后摊主以迅雷不及我反应之势,从旁边的杂志上撕了一张铜版纸,帮我把玉米包了起来。

唉,算了, 中国的细菌未必比印度的软弱, 中国人这个应该还是扛得住的。谁知道,我吃得正香,司机接过他的那根玉米没啃两口就全剥下来喂鸽子了……

我再冒天下之大不韪

晚上独自在街头乱逛

如果让我用三个关键词形容我眼中的 印度 ,那就是脏、乱、吵。

脏自不必说,市区里满街尘土飞扬,小巷里沙土混着泥水,在街上逛一天,到了晚上头发就像用劣质洗发水洗过一样又干又涩。人们似乎常年生活在尘埃里,我十分怀疑他们的肤色一半是晒的,一半是实在洗不干净。路上跑的汽车大多都被磕碰得遍体鳞伤,车身上也都覆着厚厚的灰。

乱。 印度 的马路不分机动车道和非机动车道,也没有人行道,随时上下客的大公共、满街游走的三轮平板车和独轮车摊贩、不看红绿灯的行人、一言不合就停车的突突,还有神牛、骆驼,人与牲口相安无事地在同一条街上乱窜,没人守规则,倒也不见像 北京 一样,两个司机在环路上因为一点剐蹭就堵着半条马路。在这里,人们似乎习惯了在乱中怡然自得。

这种车身特别高的大公共通常是不关门的,随上随下,而车几乎不停,要坐车必须得先练就好身手。

我总觉得海得拉巴街头的雕像透着股蠢萌劲儿,连市中心侯赛因湖中间那个据说世界上最大的人工佛像看上去都圆滚滚的很卡哇伊。

吵。这是我最头疼的。司机们似乎把按喇叭当做解决堵车的手段,按得越响就能开得越快似的。不分车型,只要有喇叭就绝不让它闲着。这里的司机谈不上什么素质高低,各个都卯足了劲儿往前冲,也是,素质是什么,是解决了温饱以后才会操心的事吧。于是夜里两点的居民聚集区也照样笛声喧天,只在城里住了两天,我就觉得神经紧绷,烦躁不安。

海德拉巴的晚高峰从6点一直持续到9点。Ambica说,这是因为很多印度人选择错峰上班,8点下班,所以一直到9点市区里都是一副拥堵的状态。

第一天逛完回到家,Ambica还没回来,我一个人闲极无聊决定出去转转。就在此前的两天,新闻上刚爆出印度女明星被绑架并强暴的事件,朋友还在微信上告诫我晚上千万别出门。可我又实在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

六点以后的海德拉巴天色已经很暗了,我穿着当地买的衣衫,披头散发地背着相机和几百卢比出门了。Ambica的家在公寓聚集区,马路西段都是看似幽静的小院,可是往东走几百米就是人声嘈杂的贫民窟。说实话,看到满街游手好闲肤色黝黑的印度人,心里还是有些许不安,我沿着路边(其实也没有路,因为满街都是沙土)闷头往前走,一路经过摆摊卖红薯的老婆婆,瘦骨嶙峋的老人,满街嬉耍的孩子,还有围在小铺周围抽烟的年轻男人。

溜达了十几分钟之后,我渐渐放松了戒备。这里的人固然看上去都很穷苦,但跟我们在其他国家遇到的良民没什么差别。在我眼里,他们的幸福指数不怎么高,也许在这样的天气里几天也洗不上一次澡,碗里盛的只是一些不辨颜色的蔬菜和酱汁,大部分人喝的还是外国人谈之色变的河水和井水。在这样的卫生条件和噪音环境里,他们的寿命也许不会太长,在他们有限的见识里,也没有其他的人生路径可比较,但他们愁苦的面庞下,透着对生活和生命的安之若素甚至甘之如饴。

那天晚上,我一个人拿着手机导航,一直走到铁道边也没找到Ambica说的可以看到海德拉巴夜景的制高点。但我好像看到了人间百态。

据说印度的人口结构像个葫芦,有九亿都是贫苦大众。在海德拉巴两日,我拍下了他们最最普通的生活场景。在嘈杂混乱的生活秩序里,完全看不到他们脸上有丝毫烦躁不安,他们似乎已经习惯了在缓慢流动的时间中找到自己的节奏和位置。

我在海德拉巴市中心自拍

造成了交通堵塞

事情是这样的。第一天,溜溜达达进戈尔康达古城堡没多久,一个十二三岁的印度小姑娘就在甬道上拦住了我,说:不好意思能帮我照一张selfie吗?我一时没反应过来,心想,我帮你拍照怎么能叫selfie呢?正要去接她的手机,没想到她举着手机脑袋就跟我凑到了一起,还对着镜头憨笑,这时我才明白,原来她要跟我玩儿自拍~

好吧,虽然我get不到跟陌生人玩自拍的点,但是,只要小姑娘你开心就好啦。

爬到古堡半腰处的平台,正迷醉在远眺整个海德拉巴的心旷神怡中,半路又杀出个小伙子要跟我拍Selfie,这时我已见惯不怪了,摆出“优雅”的微笑,定格,ok。这时我的顽皮劲也上来了,不能白被拍啊,索性掏出自己的手机也来了一张。入乡随俗嘛。

其时,我还没觉察到,一大波要合拍selfie的人正在袭来。在古堡最高处,一对穆斯林夫妻在我旁边窃窃私语,隐约听到Ma’am和Selfie两个单词,正在想,不会吧,回回夫妇也要跟我自拍啊。一转身,男的已经站在我旁边了,果然:Ma’am,我能跟你拍个selfie吗?来吧,还怕啥啊。

连拍了几张,男的还跟媳妇要过手机检查拍得是否合意,指导她怎么调整光线和角度,好不容易他满意了,又说:麻烦你再跟我媳妇儿拍一张吧。然后浑身裹得严严实实的穆斯林妇女也站到了我身旁,好吧,微笑,咔嚓。

此时,我已看到两群小伙子同时在向我逼近:Ma’am,可不可以跟我们也拍一张?两组人还互相协商了一下先后次序,整个过程好像没我啥事儿,我就是一个无条件等待被拍的移动人肉背景板。然后,这两支三人和五人的小组,分别以全组、单个、两两等各种组合跟我进行了多款手机的前置摄像头拍照效果展示。临走时,还有俩小伙子跟我要手机号,问我接下来的旅行计划是什么,有没有人陪同。额滴个神啊,我从来没想到,我在印度这么受欢迎噻。

依山而建的戈尔康达古堡曾是400年前沙希王朝的皇宫,有七层护城墙之多,被莫卧儿王朝围攻8个月也未曾失守。可最终抵不过叛徒的出卖,惨遭沦陷。如今的废墟仍能看出当年的气势,只是墙头的荒草也道出了它的荒凉。

爬到古堡半腰处恰好遇到四个姑娘拍合影,我顺便也帮她们捏了一张,她们配合地冲我笑着。

第二天我才知道,前一天那充其量只是前戏……

那天晚上跟Ambica喝酒到半夜,她抱歉地说第二天没法借车给我了,因为她要忙着给新搬的家买涂料,但她还是在纸上给我画出了推荐景点的徒步路线和安全的餐厅。

谁知道第二天好戏就上演了。

四百多年历史的海德拉巴地标建筑Charminar查米纳尔塔是我第二天的第一站。从北边的拱门一路走过去,看着这座将近60米高的威严的四角塔楼,和它脚下毫无秩序的喧闹集市形成鲜明反差,还是挺震撼的。

查米纳尔位于穆斯林聚集区,所以随处可见裹着大袍的回民同胞和完全看不懂菜单的清真餐厅。

这里就相当于俺们西安的钟楼或者北京的天安门广场啊!

从查米纳尔向北看

从查米纳尔向南看

我穿着本地买的大红色布衫,趿拉着夹脚拖优哉游哉地排队买票,从高塔一角狭小的旋转楼梯爬上去,眼前豁然开朗。塔楼四面可以看到四个方向平直的马路和街景,作为在 北京 生活十年的 西安 人,我最喜欢的就是这种横平竖直的城市结构啊。

于是我举着微单,跟着缓慢涌动的人群一路狂拍。正当我沉浸在对自己摄影技术的沾沾自喜中时,半路又杀出个皮肤黝黑的程咬金。

“Ma’am, 能跟你拍个selfie吗?”又是selfie!好吧,我败给你们 印度 人了!那些自诩拍照利器的国产手机看到你们的广阔市场在哪里了吗?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再度调动苹果肌,摆出我“职业化”的人肉背景板微笑,茄子~没想到,这个走了又来一个,送走这个又来一群。在我充当背景板的间隙抬眼一看,后面竟然排了整整齐齐的一队 印度 瘦猴子,全都拿着手机,脸上满溢着期待的笑容……

本来就不宽敞的塔楼瞭望台,被我们这群形态各异举着手机满脸带笑的流动照相队伍堵了个水泄不通。动物园里的猴子熊猫也不过如此吧。我当时的表情,如果被抓拍下来,就是这样

如果有人在旁边卖票收费,搞不好我站一天都够买一张回家的机票了~

最搞笑的是,好不容易陪各位小黑爷们拍完合影,准备赶紧下塔。只见前方一个背对着我的孱弱小哥举着手机摆了很久的姿势,就在我路过时的那一瞬,说时迟那时快,他按下了快门,我清清楚楚看见定格的屏幕里他笑开了花,而匆匆走过的我占了画面的三分之二。

我停下来: ”are you taking a selfie with me?” 他尴尬地讪笑着,不好意思说话。我脸上又浮现出了这个表情

在以白为美的印度国,像我这样常年像没睡好一样的暗黄星人,居然感受到了狗仔般诚挚的热情,我只想说一句:我来晚了啊!

从古堡到拱门,从清真寺到大皇宫,一路留下我充当人肉背景的自拍合照,而跟这些三哥们站在一起,我白得就像个反光板,还自动帮他们打光......

麦加 清真寺对面的这座看起来像寺庙一样的建筑竟然是个医院,而我误以为是景点毫不犹豫地单刀直入。结果就在我尴尬地准备退出来时,两个热情的 印度 小伙子又跑过来跟我拍合影。这里是医院好吗?!

位于查米纳尔塔西南方向的Mecca Masjid 麦加 清真寺是全 印度 最大历史最悠久的一座清真寺,名字也不同于一般的“贾玛清真寺”叫法,因为它的砖块来自圣城 麦加 的泥土。

老妇人背后的棺冢里埋葬着四百年前的苏丹家族

从医院看过去的麦加清真寺,有种大隐隐于市的超现实主义反差

我身上裹着的黄色披肩是进门安检时,门口坐着的老太太颤颤巍巍从塑料袋里掏出来给我披上的,没有收押金,出门时也没人回收,我一路狐疑地带回Ambica家,让她转送给她的女佣了。坑爹的回程航班半夜2点才起飞,这正好给了我们时间,让Ambica兑现“带我去酒吧浪”的承诺。

回程航班半夜2点才起飞,正好给了我们时间,让Ambica兑现“带我去酒吧浪”的承诺。

没想到临走前的匆匆一瞥,海德拉巴又向我呈现了与此前完全不同的风貌。

这个酒吧跟我在三里屯、后海、 新加坡 甚至 西雅图 泡过的吧毫无二致,衣着时尚的型男索女在昏暗的灯光里交换着暧昧的眼神。酒吧一隅的乐队唱着coldplay, James Blunt, Bon Jovi,我们一起大声合唱。有那么一瞬,我有点恍惚,甚至忘了自己身在何处。

啤酒、纹身、摇滚、黄段子、自在的单身生活,最后一晚突然感觉在印度跟自己的生活接上轨了。

Ambica的朋友神秘地帮我点了一道据说是来自中国的小吃——混着辣椒丁和姜末的炸素丸子,我脸上又浮现了这个表情

最后,年轻漂亮的女bar tender听说我来自北京,不由分说地拽着我就跑,说要给我介绍一个同样“来自北京 ”的海德拉巴人。原来,在这个酒吧常驻的脱口秀兼职演员Arun五岁随父母搬去 香港 一直住到25岁,又在上海工作过两年之后刚刚回到海德,而他的主业是个建筑设计师。

这就是我、Arun,和那盘炸素丸子。在印度人眼里, 北京、上海、香港大概没区别。我只能说,人生何处不相逢。

到此,我的第一趟不可思议的印度之旅就暂时画上句号了。爸妈至今都以为我那个星期只是去香港出差了而已,他们不知道自己以为的乖女儿其实是个爱冒险又不听劝的野孩子。

这一路上的林林总总让我在回程的飞机上心潮澎湃文思泉涌,心想着一定要写一篇游记。可是文豪的心抵不过糊涂蛋的脑子,回到北京的第二天就无缝投入到革命工作当中,拖拖拉拉地写了一个月,才把记忆里的印度之行拼个七七八八。

希望各位看官,您看了还满意?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来源:中印大同网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关键字:印度旅游 我在印度吃路边摊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印度,你个变态!!但我好想去看看~

最新文章

最新图文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