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印大同官网! | 免费注册 | English

泰戈尔作品翻译的粗浅体会(一)
2017-05-31 14:34:00 作者:董友忱 浏览:3025

 

本文提要:本文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简单回顾了中国翻译泰戈尔作品的历史和泰戈尔作品在中国的出版情况;第二部分为作者在翻译研究泰戈尔作品中的体会,作者提出翻译的三步工作法:第一步正确地理解原文,第二步准确地译写,第三步通读译文,进行润色。作者还认为,准确把握具体语境中的多义词含义是确保译文质量的重要一环 ,而译名的统一又是保证作品质量的一个重要方面。总的体会是,文学翻译是艰难而又永远留有遗憾的工作。


大家知道,罗宾德罗纳特·泰戈尔是用孟加拉语写作的大诗人、大作家,他的绝大多数作品都是用孟加拉语创作的,只有在国外的讲演时他才使用英语。泰戈尔在世时国际大学的学者们就开始编辑孟加拉文版的《泰戈尔作品全集》并于1939年出版了第一卷,诗人亲自为这套书写了前言。从前言中可以了解到,当时诗人不同意将他早年创作的作品收入《泰戈尔作品全集》,当时编辑委员会的学者们却认为,应该将诗人创作的全部作品收入《泰戈尔作品全集》,因为那些作品可以印证诗人创作的历史。最后诗人与学者们协达成一个妥协的办法,即把作者认为不成熟的早期作品收录在非流行的作品卷,编入《泰戈尔作品全集》。这样,国际大学图书出版部共编辑出版了《泰戈尔作品集》31卷和非流行本2卷,共33卷。这就是长期通行的最具权威性的版本。

为纪念诗人诞辰125周年,国际大学图书出版部又编辑了《泰戈尔作品集》普及版本并1986年年底出版了18卷本,后来又多次重印。

《泰戈尔作品集》普及版本,是《泰戈尔作品集》33卷版本的重新编排,即将原来版本的两卷合成一卷,而且缩小了行距并采用了小字号字体印刷。两种版本的内容是一样的,只是对于书稿说明部分进行重新编排,并且增补了一些新材料。这样以来,18卷普及版本的售价就比35卷的版本便宜很多,一版读者也可以购买得起了。这大概就是国际大学图书部编辑出版这套书的初衷。现在我们翻译泰戈尔作品所采用的就是这套18卷的普及版本。

 

一、 对中国译介泰戈尔作品的历史回顾

 

罗宾德罗纳特·泰戈尔于1913年荣获诺贝尔文学奖后,至今已经过去一百年了。迄今我们中国翻译介绍泰戈尔的作品也将近一百年了。大家可能以为,泰戈尔的作品已经全部翻译介绍过来了,什么都搞得清楚了,其实不然。

据目前我掌握我的材料,中国最早借助英文了解泰戈尔作品的,大概是郭沫若。他写道:“我知道泰戈儿的名字是在民国三年。那年正月我出道日本,泰戈尔的文名在日本正是风行一时的时候。九月我进了一高的预科,我和一位本科三年级的亲戚同住。有一天他从学校里拿来几张英文油印录回来,他对我说是一位印度诗人的诗,我看那诗题是‘Bays  way (《婴儿之路》)Sleep stealer(睡眠的偷儿)Clouds and waves(《云与波》),我展开来读了,生出了惊异’。第一是诗的容易懂,第二是诗的散文式,第三是诗的清新隽永。从此泰戈儿的名字便深深地印在我的脑里。”。这就是说,1914年正月他在日本就听说泰戈尔的名字了,9月就读到泰戈尔的英文诗了。

真正公开发表泰戈尔的作品还是1915年《青年杂志》(一卷2期),该期刊发表了陈独秀译自《吉檀迦利》的四首诗歌。诗歌译文后面附有译者注:“达葛尔印度当代之诗人,提倡东洋之精神文明者也。曾受诺贝尔文学奖,驰名欧洲。印度青年尊为先觉,其诗富于宗教哲学之理想。”19189月《新青年》53期发表了刘半农翻译的《海滨》、《同情》。

其后译介泰戈尔诗歌比较多的中国文人,当属郑振铎先生。1920年《曙光》第2卷第3期发表了他翻译的太戈尔诗歌五首;《小说月报》19214月第12卷第4期和第7期,1923年第14卷第7期发表了他翻译的《杂译太戈尔诗》;19208月《人道》杂志第1期发表了他翻译的《太戈尔的偈檀伽利诗集》;《小说月报》19216月第126期发表了他的《译太戈尔诗》。这个时期翻译泰戈尔诗歌的还有赵景深、李金发、黄仲苏、陈南士、沈继伟等文化人。

除了诗歌,泰戈尔的小说也被介绍到中国来。19176月《妇女杂志》367期发表了天风、无我翻译的泰戈尔的短篇小说《雏恋》(即《放假))和《卖果者言》(即《喀布尔人》)。1920年上海泰东图书局出版了王靖翻译的《太谷尔小说》六篇短篇小说《邮政局长》、《喜兆》、《尊严之夜》、《命运》、《河阶》、《芳邻》。

1923年中国文化界邀请泰戈尔访华,由于健康原因泰戈尔的访华推迟的1924年的春天。这期间中国掀起了介绍翻译泰戈尔的高潮。除了诗歌,泰戈尔的一些剧本和小说也大量地开始介绍到中国来。1923—1924年上海商务印书馆出版了《太戈尔戏剧集》两册,收录《齐德拉》、《邮局》、马丽妮》和《牺牲》四个剧本。

这个时期的中国国内没有人懂孟加拉语,所以,他们全部是从英文转译的。

新中国成立后,特别是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又出现了翻译研究泰戈尔作品的热潮。

郑振铎、谢冰心、黄雨石、黄星圻、景梅久、张墨池、徐曦、林笃信等人继续从英文转译泰戈尔的作品。这期间中国有了第一位孟加拉语文学翻译家石眞女士。石眞是中国著名文学评论家吴晓铃的夫人。吴晓铃1942年受聘前往泰戈尔大学中国学院教授汉语和中国文学。石眞跟随丈夫前往圣蒂尼克坦国际大学,在那里学习孟加拉语近4年,1946年回国,长期在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工作。

1961年为纪念泰戈尔诞辰一百周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了《泰戈尔作品集》十卷本:第一、二卷是诗歌,包括《故事诗》、《吉檀迦利》、《新月集》、《园丁集》、《飞鸟集》以及从19211941年诗人创作的诗集中选译了25首诗歌。第三卷收入短篇小说17篇,第四卷收入短篇小说12篇,共收录了29 篇,第五卷收入中篇小说3——《四个人》、《偷来的宝物》(其实是短篇小说)和《两姊妹》。第六是长篇小说《小沙子》(即《眼中沙》),第七卷是长篇小说《沉船》、第八、九两卷是《戈拉》。第十卷是戏剧,收录5个剧本:殷衣译的《修道士》(即《大自然的报复》)、余大縝译的《国王和王后》、谢冰心译的《齐德拉》(即《花钏女》)、冯金辛译的《邮局》和英若诚译的《红夹竹桃》。

汉语版的十卷本《泰戈尔作品集》中绝大部分作品是从英文、俄文等转译过来的,只有石真女士翻译的《故事诗》、中篇小说《四个人》和零散的25首诗,是从泰戈尔母语——孟加拉语翻译过来的。这套作品集容量比较有限,收入的作品比较少,但是对于绍介泰戈尔起到了较好的作用 

进入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中国又迎来翻译泰戈尔作品的一个高潮。这个时期国内已经涌现出一批通晓孟加拉语和印地语的专家,开始从印度语和孟加拉语翻译泰戈尔的作品。从印地语转译和从孟加拉语直接翻译泰戈尔的作品,是这个时期的译介泰戈尔作品的第一个特点。第二个特点是,多家出版社争相出版泰戈尔的作品。

为纪念泰戈尔诞辰120周年,中国的学术界于1981年夏天在北京举行了第一次泰戈尔学术研讨会。此后泰戈尔的一大批作品陆续问世。 例如,19836月漓江出版社出版了泰戈尔短篇小说选《饥饿的石头》(收录41篇短篇小说,其中24篇直接译自孟加拉文,15篇译自印地文,2篇译自英文)。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了《戈拉》(1984年),山东文艺出版社出版了《家庭与世界》(1986年),广西人民出版社出版了《寂园心曲》(泰戈尔诗歌三百首)(1987年),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了《泰戈尔散文诗全集》(19909月,其中收录译自英文的散文诗集8部:冰心译的《吉檀迦利》和《园丁集》,郑振铎译的《新月集》、《飞鸟集》,石真译的《爱者之贻》、《渡口》,吴笛译的《采果集》,魏得时译的《游思集》;收入译自孟加拉文的5个诗集:董友忱、白开元译的《随想录》,白开元译的《再次集》、《最后的星期集》(应译为《最后的旋律》)、《叶盘集》、《黑牛集》(应译为《墨绿斋集》)四部诗集)。

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出版了《泰戈尔哲理诗选》(1991年),湖南人民出版社出版了《沉船》(1992年),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了《泰戈尔儿童诗选》(1992年),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了《泰戈尔短篇小说选》(1994年)、《泰戈尔诗选》(1995年)和《泰戈尔中篇小说精选》(1998年),辽宁教育出版社《眼中沙》(2000年),华文出版社《四个人》(泰戈尔中短篇小说精选)(1995年),等等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了《泰戈尔短篇小说选》(199412月,收入短篇小说41篇,全部译自孟加拉文)。

200012月河北教育出版社出版了《泰戈尔全集》(24卷),这套书汇集了这个时期的主要译介成果。1—8卷是诗歌,9—10卷是短篇小说,11—14卷是长篇小说,15卷是中篇小说,16—18卷是戏剧,19—24卷是散文。应该说,出版社为出版这套书花费了不少财力和精力,绝大多数参与者也都尽职尽责。然而,由于出版社要求尽快出书,时间仓促,来不及翻译出泰戈尔的全部作品,也来不及做译名的统一工作,因此存在许多错误,留下了很多遗憾。    

第一,《泰戈尔全集》的这套书,根本就不是全集!诗歌不全,小说也不全,戏剧更是不全,散文那就差得更远。泰戈尔的65部诗集,《全集》收入了57部,有8部诗集(长篇叙事诗《诗人的故事》、《林花》、诗集《少年之歌》、《缤纷集》、《译写集》、《译诗集》、《颂名人集》、《火花集》大量补遗诗,等等)都没有翻译。 

再说剧本,泰戈尔一生创作84个剧本,《全集》只收入42个(其中还有13个剧本,是从印地语转译的)。没有收入的剧本共有42个(例如,《破碎的心》、《鲁德罗琼德罗》、《死神狩猎》《诺莉妮》、《歌舞剧花钏女》、《迦尔纳与贡蒂的对话》、《王冠》、《无形的宝石》、《还债》、《最后一场雨》、《舞女的膜拜》、《舞王》、《新颖》、《摆脱诅咒》、《夏玛》、《歌舞剧花钏女》、《解脱之路》、《花圃》、《纠缠》、 等等)。 

泰戈尔共创作短篇小说96篇,《全集》收入了84篇(其中有35篇是从印地语转译的,有4篇是从英文转译的),有12篇没有收入,还将其中的一部中篇《被毁之巢》编入短篇之列。长篇小说《天定情缘》没有收入。从印地文和英文转译的39篇中,也存在大量不准确之处,错译的地方也不少。

散文部分没有收入的就更多,初步统计,大约有近一半散文以上没有收入,例如, 《五元素》、《印度》、《杂文集》、《崇敬英雄》、《古代文学》、《现代文学》、 《圣雄甘地》、《基督》、 等等。有些散文集中只选译一部分,但是仍然署某散文集之标题,例如,《在波斯》,

总之,粗略地统算一下,《全集》只收入泰戈尔作品的三分之二左右,有三分之一没有收入 。因此,河北那套书称之为全集,实在是名不副实。

第二,《全集》中译名十分混乱,同一个名称在不同的作品里却出现不同的译法。比如,剧本《牺牲》是根据长篇历史小说《贤哲王》改编的,小说与剧本中的同一个人物,在《全集》中却成了截然不同的两个人物,小说中国王“戈宾多马尼克”,在剧本里就被变成了“戈温德·马利盖”;同样,小说中的“诺科特罗”亲王,在剧本里就译成了“那卡什特利拉叶”;小说中的祭司“罗库波迪”,在剧本里就被翻译成“勒柯帕迪”,寺庙侍者“久伊辛赫”就成为“吉叶·辛赫”,小男孩“特卢博”就变成了“塔鲁沃”,等等。类似的混乱情况不少。 

第三,有个别的诗集和篇名译得不准确,甚至有译错的情况,例如Shesh Saptak 孟加拉文的意思是“最后的七个音阶”,相当于我们简谱的七个音阶:1234567,翻译成“最后的旋律”比较好,可是,河北的《全集》却译成了《最后的星期集》。泰戈尔的诗集shyaamalee”错译成了《黑牛集》shyaamalee”孟加拉文的本意是 “黑色的”、“墨绿色的”。诗人在国际大学的北寓所建设了一栋泥土平房,并且起名为“shyaamalee”,应该译为“墨黑斋”,因为此房外墙为黑色。《戏谑集》中有一首诗“suseema chaa-chakra”,应该译为《徐志摩茶亭》,却被简单地译为《茶话会》

第四,译文质量不高,特别是译自印地文的部分,存在一些错误。例如,孟加拉原文普及版本第13卷第420页:Aamaake upalabdhi karaai taahaaraa maanuser charamsiddhi baliyaa ganya kariyaachhe . 原文的意思是:“他们把感知灵魂视为人的最大成就。”河北全集版却译成:“他们正是把获得灵魂的感觉当作人生的最高成就” 

Sei je ek , tini, sakal hayte antar paramaatmaa , tinii putra haite priya , bitta priya , anya sakal hayte priya . 原文的的意思是:“这个‘一’,他是至深的世界创造者。他比儿子更亲切,比财富更让人喜欢,比其一切更让人喜欢。”河北版本译为:此“一”乃是至深至极至高的神,它爱子,爱富,爱其它一切。  

尽管存在上述问题,河北教育出版社还是做出了很大贡献,参与工作的绝大多数同志也尽了自己力量。这套书虽然留下不少遗憾,但毕竟提供了更多的泰戈尔作品译文。 

2005月华文出版社出版了《泰戈尔小说全译》,共七册:第一、二册共收94个短篇小说。第三册收入6个中篇小说。第四至第七册共收入9个长篇小说。其特点是全是从泰戈尔母语——孟加拉文译出,几乎把公认的泰戈尔的短、中、长篇小说几乎收全了。 

20083月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出版了由季羡林题写书名的《泰戈尔诗歌精选》系列丛书,共分六卷:1.哲理诗卷;2.爱情诗卷;3.儿童诗卷;4.生命诗卷;5.自然诗卷;6.神秘诗卷。这套书有以下特点:一是按照泰戈尔所创作的诗歌内容分为六册;二是精选出最佳的作品,汇集成册;三是为没有标题的加了标题。这套书受到了中国读者的欢迎。

以上简单地介绍了泰戈尔作品在中国的出版情况。

 

二、翻译泰戈尔作品的几点体会

 

我这一生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从事翻译工作,甚至到了垂暮之年,也没有停笔。

最初,做俄译汉的工作,也就是从事俄文翻译工作,主要是把俄文的作品翻译成现代汉语。后半生是做孟加拉文的译汉工作,就是把孟加拉语的文学作品翻译成现代汉语,其中翻译最多的是罗宾德罗纳特·泰戈尔的作品。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参加过河北教育出版社组织出版的《泰戈尔全集》的翻译工作。6年前,人民出版社决定出版《泰戈尔作品全集》中文译本的时候,我应聘担任这套书的主编。我聘请国内著名的孟加拉语资深翻译家白开元先生、著名孟加拉口译大家石景武先生、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孟加拉语部主任于广悦女士担任这套书的副主编,并邀请国内愿意参加这项工作的所有孟加拉语专家参加这项工作,其中有著名的孟加拉语印地语专家——前中国驻孟加拉国大使馆文化参赞刘运智先生、新华社的高级记者潘小珠先生、前中国驻印度大使馆武馆先生耿克璞先生、总参机关资深翻译家黄志坤先生、前国际台孟加拉语部主任钟少莉女士、高级记者冯秀倩女士、国际广播电台孟加拉语部原副主任江锦成先生,以及该部年轻的专家曹艳华副主任、杨伟明女士、蔡玥女士、北京大学南亚系文化室主任张幸博士等几十位朋友。               

承担翻译像泰戈尔这样伟大诗人、伟大作家的作品,我真是诚惶诚恐,如履薄冰,如临深渊啊!可是,既然踏上了这条坎坷艰难之路,就得继续走下去,已经没有后退的回头之路。好在我有像白开元先生这样的高水平的一大批朋友在与我一起承担这项重任。

罗宾德罗纳特·泰戈尔是我最喜爱的外国作家,这可能是与我学习过这位大诗人的母语——孟加拉语有关。随着泰戈尔作品翻译研究的深入,我对这位大诗人的了解也在不断地加深,我对他的崇敬热爱之情也就越发强烈。这种情感也为我承担主编和翻译《泰戈尔作品全集》的重任增加了勇气。我深知,翻译大诗人泰戈尔的全部作品,是一项浩大的工程。初步算了一下, 翻译成汉语,大约有将近1600万汉字之多。 我和我的朋友们已经工作5年多 2015826里,我交出最后一卷——第18卷的译稿。现在这套33册的《泰戈尔作品全集》已经出版,201655里在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举行了首发式。  


来源:中印大同网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关键字:泰戈尔 泰戈尔作品翻译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印度学者:莫迪没参加“一带一路”峰 下一篇泰戈尔1卷汉译本前言

最新文章

最新图文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